粉红巴比伦

粉红巴比伦

其不容纳之故,有由于肺者,有由于肝肾者。 岂除此平肝伐肝之外,别无术以医肝乎?

 盖白石英属阴,紫石英属阳,阴者宜六棱,阳者宜五梭。 是以临此证者,原当细审其脉,且细询其未病之先状况何如。

且肺肾为子母之脏,原相连属,子虚有损于母,子实即有益于母,果能使真阴充足,则肺金既不受心火之铄耗,更可得肾阴之津润,自能复其清肃下行之常,其痰涎咳嗽不治自愈也。”从前医者在座,谓曾用生石膏一两,毫无功效。

若畏大枫子有毒,梦遗之病,最能使人之肾经虚弱。若热剧者,滑石或多用,或加生石膏数钱与滑石同煎,亦莫不随手奏效也。

再者,无论或热或凉,所用药中皆宜加木贼一钱,为其性善平肝,又善去肠风止血,故后世本草谓其善治休息痢也。 迨迟之有倾,脉象收敛,至数加数,是下焦得参温补之力而元阳收回,其上焦因参反激之力而燥热益增也。

用灵磁石一块口中含之,将细铁条插耳内,磁铁之气相感,如此十二日,耳之窒塞当通。投以《金匮》麻黄附子甘草汤行太阳之阳,即以泻厥阴之阴。

Leave a Reply